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ct617的博客

欢迎博友来这里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于扬州,学前随父母去过西安、长沙、桂林、昆明、合川,小学在重庆,中学在上海,50年到北京国立高工读书,并在北京工作,70年来三线工作.82年定居成都.95年退休.游戏智慧是47年随父亲皈依贡戛活佛的法号.一生奉献于我国的计量事业,工作勤勤恳恳,刻苦钻研,事业略有所成.退休后致力于总结多年工作中的经验.子女均自立,一代更比一代强.尽享天伦之乐.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治理科研腐败,需摆脱行政监管思路  

2014-10-06 11:04:54|  分类: 科研管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让学术研究本就异化为争夺资源的游戏。我国的大学和科研机构,都把获得国家课题,作为重要的业绩,因此,把国家课题、经费作为对研究人员的考核指标,这对研究人员是什么导向?只要能获得国家课题、经费,就是学术牛人,至于能不能通过国家的资助,取得课题研究成果,却不是大家关心的事。因此,我国研究人员,把大部分精力用到申请国家课题、经费上,而在申请到课题之后,就想着怎样把经费折腾出来。研究人员的想法很简单,既然已经无法实现自己的学术理想,何不追求现实的利益。更何况,目前大学和科研机构的薪酬体系,就是把申请科研经费作为研究人员提高薪酬待遇、致富的手段。 如果科研管理制度不变,强化行政监管,只会起到两个效果,一是进一步强化行政的权威,学术行政化的问题更严重,二是从表面上看,科研经费的使用规章明确,但潜规则暗流涌动,行政部门、学校、科研机构和学者结成利益共同体,由于有教育和学术的幌子,相比治理官场的腐败更困难。近年来,一些明显的侵占国家学术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,就被视为学术问题轻描淡写处理。 对于科研经费的使用,不是不需要监管,监管主要体现在信息公开和司法监管上,而我国这两方面,恰恰做得很不理想,首先,应当要求高校、科研机构公开所有财务信息,接受公众监督,其次,对于学术研究中涉嫌侵占国家经费、学术欺诈的行为,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、处理。 为什么不能做到公开所有财务信息?根源不在于行政部门没有要求,我国已有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,但高校不公开,没有人追究责任,要让高校公开所有办学信息,最有效的途径是实行现代治理,包括建立大学理事会,民主制定大学发展战略;公开选拔校长,取消校长行政级别;在校内,行政权和教育权、学术权分离,实行学术自治、教授治校。按

中央巡视组近期对国内一名牌大学的通报中,科研经费的管理和使用成为其中一项重要内容,这让高校科研腐败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。高校科研经费管理到底存在哪些漏洞?为何三令五申屡禁不止?如何对此进行有效监管?(半月谈10月5日)

中央巡视组近期对国内一名牌大学的通报中,科研经费的管理和使用成为其中一项重要内容,这让高校科研腐败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。高校科研经费管理到底存在哪些漏洞?为何三令五申屡禁不止?如何对此进行有效监管?(半月谈10月5日) 科研腐败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。每一次媒体报道科研经费管理的漏洞之后,都会提出如何进行有效监管的问题,可问题是,大家都清楚“三令五申”不管用,为何还要继续指望“监管”?治理科研腐败,需要摆脱加强监管的思路,而要寻求学术自治的思路。 对于科研经费的管理,我国有关部门出台的管理措施,不可谓不严,可是,有多少得到了执行?而更重要的是,这些措施如果得到执行,也会出另外的问题,比如,明确要求必须按照预算购买设备,可项目根本不需要这些设备(当初列预算,是为了通过立项),按照预算购来的设备,一直闲置,连开封都没有,科研经费没有被侵占,可却被浪费。还比如,按照规定,一个项目的经费只能用于本项目,那么,科研人员怎样启动新项目研究?如果不启动新项目研究,怎样去申请新的经费?有多少研究人员,是在等到经费批准下来,再开展新项目研究? 在所谓“严格”的行政监管之下,大家所见的是,科研人员把聪明才智都用到对付监管上了。这表明,科研管理制度出了问题。其一,行政主导的立项审批、监管体系,让学术研究掺杂诸多行政和利益因素,在立项时,最终能获得项目的,并非是最有能力开展这一研究的学者,而可能是有显赫行政职务、学术头衔,或与行政关系良好者,在立项通过之后,对项目的监管,也会视与行政的关系而定,研究者只要搞定监管者,再严格的监管措施都只是一纸空文。立项、监管人员收取科研回扣,在我国并不鲜见。 其二,以资源为导向的科研人员考核、评价体系,

    

科研腐败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。每一次媒体报道科研经费管理的漏洞之后,都会提出如何进行有效监管的问题,可问题是,大家都清楚“三令五申”不管用,为何还要继续指望“监管”?治理科研腐败,需要摆脱加强监管的思路,而要寻求学术自治的思路。

   

让学术研究本就异化为争夺资源的游戏。我国的大学和科研机构,都把获得国家课题,作为重要的业绩,因此,把国家课题、经费作为对研究人员的考核指标,这对研究人员是什么导向?只要能获得国家课题、经费,就是学术牛人,至于能不能通过国家的资助,取得课题研究成果,却不是大家关心的事。因此,我国研究人员,把大部分精力用到申请国家课题、经费上,而在申请到课题之后,就想着怎样把经费折腾出来。研究人员的想法很简单,既然已经无法实现自己的学术理想,何不追求现实的利益。更何况,目前大学和科研机构的薪酬体系,就是把申请科研经费作为研究人员提高薪酬待遇、致富的手段。 如果科研管理制度不变,强化行政监管,只会起到两个效果,一是进一步强化行政的权威,学术行政化的问题更严重,二是从表面上看,科研经费的使用规章明确,但潜规则暗流涌动,行政部门、学校、科研机构和学者结成利益共同体,由于有教育和学术的幌子,相比治理官场的腐败更困难。近年来,一些明显的侵占国家学术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,就被视为学术问题轻描淡写处理。 对于科研经费的使用,不是不需要监管,监管主要体现在信息公开和司法监管上,而我国这两方面,恰恰做得很不理想,首先,应当要求高校、科研机构公开所有财务信息,接受公众监督,其次,对于学术研究中涉嫌侵占国家经费、学术欺诈的行为,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、处理。 为什么不能做到公开所有财务信息?根源不在于行政部门没有要求,我国已有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,但高校不公开,没有人追究责任,要让高校公开所有办学信息,最有效的途径是实行现代治理,包括建立大学理事会,民主制定大学发展战略;公开选拔校长,取消校长行政级别;在校内,行政权和教育权、学术权分离,实行学术自治、教授治校。按

对于科研经费的管理,我国有关部门出台的管理措施,不可谓不严,可是,有多少得到了执行?而更重要的是,这些措施如果得到执行,也会出另外的问题,比如,明确要求必须按照预算购买设备,可项目根本不需要这些设备(当初列预算,是为了通过立项),按照预算购来的设备,一直闲置,连开封都没有,科研经费没有被侵占,可却被浪费。还比如,按照规定,一个项目的经费只能用于本项目,那么,科研人员怎样启动新项目研究?如果不启动新项目研究,怎样去申请新的经费?有多少研究人员,是在等到经费批准下来,再开展新项目研究?

   

在所谓“严格”的行政监管之下,大家所见的是,科研人员把聪明才智都用到对付监管上了。这表明,科研管理制度出了问题。其一,行政主导的立项审批、监管体系,让学术研究掺杂诸多行政和利益因素,在立项时,最终能获得项目的,并非是最有能力开展这一研究的学者,而可能是有显赫行政职务、学术头衔,或与行政关系良好者,在立项通过之后,对项目的监管,也会视与行政的关系而定,研究者只要搞定监管者,再严格的监管措施都只是一纸空文。立项、监管人员收取科研回扣,在我国并不鲜见。

中央巡视组近期对国内一名牌大学的通报中,科研经费的管理和使用成为其中一项重要内容,这让高校科研腐败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。高校科研经费管理到底存在哪些漏洞?为何三令五申屡禁不止?如何对此进行有效监管?(半月谈10月5日) 科研腐败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。每一次媒体报道科研经费管理的漏洞之后,都会提出如何进行有效监管的问题,可问题是,大家都清楚“三令五申”不管用,为何还要继续指望“监管”?治理科研腐败,需要摆脱加强监管的思路,而要寻求学术自治的思路。 对于科研经费的管理,我国有关部门出台的管理措施,不可谓不严,可是,有多少得到了执行?而更重要的是,这些措施如果得到执行,也会出另外的问题,比如,明确要求必须按照预算购买设备,可项目根本不需要这些设备(当初列预算,是为了通过立项),按照预算购来的设备,一直闲置,连开封都没有,科研经费没有被侵占,可却被浪费。还比如,按照规定,一个项目的经费只能用于本项目,那么,科研人员怎样启动新项目研究?如果不启动新项目研究,怎样去申请新的经费?有多少研究人员,是在等到经费批准下来,再开展新项目研究? 在所谓“严格”的行政监管之下,大家所见的是,科研人员把聪明才智都用到对付监管上了。这表明,科研管理制度出了问题。其一,行政主导的立项审批、监管体系,让学术研究掺杂诸多行政和利益因素,在立项时,最终能获得项目的,并非是最有能力开展这一研究的学者,而可能是有显赫行政职务、学术头衔,或与行政关系良好者,在立项通过之后,对项目的监管,也会视与行政的关系而定,研究者只要搞定监管者,再严格的监管措施都只是一纸空文。立项、监管人员收取科研回扣,在我国并不鲜见。 其二,以资源为导向的科研人员考核、评价体系,

   

其二,以资源为导向的科研人员考核、评价体系,让学术研究本就异化为争夺资源的游戏。我国的大学和科研机构,都把获得国家课题,作为重要的业绩,因此,把国家课题、经费作为对研究人员的考核指标,这对研究人员是什么导向?只要能获得国家课题、经费,就是学术牛人,至于能不能通过国家的资助,取得课题研究成果,却不是大家关心的事。因此,我国研究人员,把大部分精力用到申请国家课题、经费上,而在申请到课题之后,就想着怎样把经费折腾出来。研究人员的想法很简单,既然已经无法实现自己的学术理想,何不追求现实的利益。更何况,目前大学和科研机构的薪酬体系,就是把申请科研经费作为研究人员提高薪酬待遇、致富的手段。

   

如果科研管理制度不变,强化行政监管,只会起到两个效果,一是进一步强化行政的权威,学术行政化的问题更严重,二是从表面上看,科研经费的使用规章明确,但潜规则暗流涌动,行政部门、学校、科研机构和学者结成利益共同体,由于有教育和学术的幌子,相比治理官场的腐败更困难。近年来,一些明显的侵占国家学术资源的违法犯罪行为,就被视为学术问题轻描淡写处理。

   

对于科研经费的使用,不是不需要监管,监管主要体现在信息公开和司法监管上,而我国这两方面,恰恰做得很不理想,首先,应当要求高校、科研机构公开所有财务信息,接受公众监督,其次,对于学术研究中涉嫌侵占国家经费、学术欺诈的行为,应该由司法机关介入调查、处理。

   

为什么不能做到公开所有财务信息?根源不在于行政部门没有要求,我国已有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,但高校不公开,没有人追究责任,要让高校公开所有办学信息,最有效的途径是实行现代治理,包括建立大学理事会,民主制定大学发展战略;公开选拔校长,取消校长行政级别;在校内,行政权和教育权、学术权分离,实行学术自治、教授治校。按照这种治理模式,还有多少学者能把钱折腾到自己的腰包中?更重要的是,没有行政和利益因素干扰教育与学术,学者才会有对教育和学术理想的追求。

   

中央巡视组近期对国内一名牌大学的通报中,科研经费的管理和使用成为其中一项重要内容,这让高校科研腐败话题再次进入公众视野。高校科研经费管理到底存在哪些漏洞?为何三令五申屡禁不止?如何对此进行有效监管?(半月谈10月5日) 科研腐败已经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。每一次媒体报道科研经费管理的漏洞之后,都会提出如何进行有效监管的问题,可问题是,大家都清楚“三令五申”不管用,为何还要继续指望“监管”?治理科研腐败,需要摆脱加强监管的思路,而要寻求学术自治的思路。 对于科研经费的管理,我国有关部门出台的管理措施,不可谓不严,可是,有多少得到了执行?而更重要的是,这些措施如果得到执行,也会出另外的问题,比如,明确要求必须按照预算购买设备,可项目根本不需要这些设备(当初列预算,是为了通过立项),按照预算购来的设备,一直闲置,连开封都没有,科研经费没有被侵占,可却被浪费。还比如,按照规定,一个项目的经费只能用于本项目,那么,科研人员怎样启动新项目研究?如果不启动新项目研究,怎样去申请新的经费?有多少研究人员,是在等到经费批准下来,再开展新项目研究? 在所谓“严格”的行政监管之下,大家所见的是,科研人员把聪明才智都用到对付监管上了。这表明,科研管理制度出了问题。其一,行政主导的立项审批、监管体系,让学术研究掺杂诸多行政和利益因素,在立项时,最终能获得项目的,并非是最有能力开展这一研究的学者,而可能是有显赫行政职务、学术头衔,或与行政关系良好者,在立项通过之后,对项目的监管,也会视与行政的关系而定,研究者只要搞定监管者,再严格的监管措施都只是一纸空文。立项、监管人员收取科研回扣,在我国并不鲜见。 其二,以资源为导向的科研人员考核、评价体系,

整个科研管理制度也是如此。为何不建立独立的公益基金会负责科研经费?为何不建立独立的学术委员会评价科研项目?为何科研经费的投入、使用情况,不向社会公开?这一切目前都由行政部门操作,再在这一基础上强化行政监管,能监管出有序的科研环境、学者的学术尊严和理想来吗?

   

最近,新一年度的诺贝尔奖又要颁发,媒体报道4名华裔科学家有望获得诺奖,这再次反映出国人对科技类诺奖的热烈期待。值得反思的是,已经获得诺奖的华裔科学家和有望获奖的华裔科学家,他们的科研,都是在国外的学术环境中进行的,我国当前的科研管理制度不变,投入再多科研经费,也难以给学者全心投入学术研究、做自己感兴趣学术研究的环境,要取得有世界影响的原创科研成果,将十分艰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2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