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ct617的博客

欢迎博友来这里访问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于扬州,学前随父母去过西安、长沙、桂林、昆明、合川,小学在重庆,中学在上海,50年到北京国立高工读书,并在北京工作,70年来三线工作.82年定居成都.95年退休.游戏智慧是47年随父亲皈依贡戛活佛的法号.一生奉献于我国的计量事业,工作勤勤恳恳,刻苦钻研,事业略有所成.退休后致力于总结多年工作中的经验.子女均自立,一代更比一代强.尽享天伦之乐.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耕耘的第一块土地(作者:国立高工女辅导员 陈裕中老师)  

2010-02-22 01:19:44|  分类: 国立高工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我耕耘的第一块土地

国立高工女辅导员  陈裕中老师

2009年夏天,我收到一本《同窗集荟——北京国立高工50级铸02班文集》,翻开这本图文并茂的书,一下子让我穿越时空,仿佛又回到了国立高工的校园里,因为,那里是我参加工作的起点,也是我成为一名“园丁”后,耕耘的第一块土地。

1950年1月,我完成了在华北大学教育系的学业,等待组织分配工作。1月5日上午,国立北京高级工业职业学校党总支书记陈辛人到华北大学招人,经学校推荐,我和四位男学员洪鹤林、黄质夫、崔致尧、陈博新与陈书记见了面,陈书记当下决定接收我们到国立高工工作。可是,还没让我们从兴奋中回过神儿来,就通知我们五个人当天下午就到学校报到。吃过午饭,学校雇了一辆人力三轮车,把五人不多的行李装上车,我们则跟在车后,一路小跑着由华北大学(当时校址在张自忠路)直奔坐落在后海北岸摄政王府的国立高工。

到校后,我们五人被分在生活指导科工作,承担生活辅导员和学生学籍管理工作。我们来后,生活指导科共有八位同志,科长是杨绥,副科长是张鸣岐和李思源。遗憾的是,如今我们科里的八位同事,目前已有六位已经过世了。

校园美丽 乐在其中

据资料记载,摄政王府坐北朝南,南起后海北沿路北,北抵鼓楼西大街,东自甘水桥胡同,西至后海夹道。王府的西部为花园,东部为府邸。府邸分中、东、西三路。

我记忆中的校舍也分为东、西两部分,东部为教学区,教室和办公室分布在许多的小院子里,由走廊相连。而西部为王府花园,园内有长廊、假山,山上有亭子,园内还有小湖,溪水环绕,花草树木茂盛,风景优美,成为师生课余散步、读书的好地方。

当时学校内没有操场,学生上体育课可在校门外沿湖边跑步,或穿过后海夹道,到鼓楼西大街向右进甘露胡同,再转回到学校。夏天,体育老师带学生到什刹海游泳;冬天,后海结冰了,学校提供冰鞋,学生们可以去滑冰,同学们玩得好不惬意。

那时校园内也没有学生宿舍,学生每天下晚自习后,都分散住在校外。我和全体女学生都住在学校后墙外的一个大四合院内,这是离学校最近的地方,在鼓楼西大街156号。此院落现在没有拆迁,成为住着十几户人家的大杂院,院子中间挤满了自建房,早已失去当年的样子了。

我来学校时,在校学生是解放前在老区入学的学生,有200多人。1950年下半年,学校招收大批北京市的优秀学生(共12个专业)500多人;同年又从工厂中招收劳动模范、工段长、优秀工人等200多人,成立了金工、工具、铸造、热处理四个专业的工人班。

当时全部学生都享受供给制。我由华北大学供给制改为薪金制,每月300斤小米,按市价折合每斤9分钱发给现金。每月交8元饭费,和学生们一起入伙。那时我的年龄比北京班的学生大几岁,比工人班有的学生还小呢,我和同学们生活在一起,就像兄弟姐妹一样,亲密无间,度过了那段和谐、愉快的生活。

政治活动 学生当先

1950年下半年,举国上下开展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宣传运动,学生们的爱国热情极为高涨,在重工业部何长工代部长来校作动员报告之前,有些班级的学生就开始酝酿、编写剧本,准备以快板、活报剧等形式下乡宣传了。当时,陈辛人书记曾召集生活指导科全体同志开会,记得他批评我们说:“你们是负责学生思想工作的,在这样重要的政治活动中,你们应该走在学生前面,教育引导学生开展活动才是,可现在却落在了学生的后面啦!”这件事给我触动很大,我在以后几十年的教书工作中,时时在想着教师要起到表率作用。

1953年,学校分为两部分,我被分到北京机器制造学校,校址迁到东郊小庄,学校办学条件也得到很大改善。那时学校接收了部分越南留学生,1955年7月4日,在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黄敬陪同下,来访的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胡志明到校参观。为了能目睹这位越南极富传奇色彩的老人,学生们以极高的热情打扫了校园卫生,不仅教室窗明几净,连家属院内庭院都没有了杂草。当胡志明一行走进校园时,师生在校门口列队夹道欢迎十分热烈。

2009年10月1日,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纪念日,我的孙子成为天安门庆祝大会广场背景组字表演方阵的一员,我也给他讲述了我们当年参加天安门游行活动的经历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每逢“五一”“十一”学校和学生会都组织师生参加群众庆祝游行活动。清晨,参加活动的师生每个人都带上干粮,整队出发,步行至天安门广场。游行开始时,队伍路过劳动人民文化宫门前时还算整齐,当快到天安门城楼时,每个人都争先恐后地想看到城楼上的毛主席和中央领导,不自主地放慢了脚步,直到和前面的队伍落下了一段距离,才赶忙追赶过去,能亲眼看到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是大家的美好心愿。游行队伍一直走到西单宣武门外一个小学才能休息。小学里预备有开水,师生吃着自带的干粮,小息一会儿,晚上还要参加天安门广场的联欢晚会。晚会开始后,大家围成几个大圆圈,我也在学生之中,随着音乐跳起欢快的集体舞;乐曲停止时,大家就高唱革命歌曲,也有前苏联歌曲。待晚会结束后,大家意犹未尽地结队步行一路高歌,返回学校住地。一天下来虽然很累,但是能经历这样的活动太让人难忘了。

授业严谨 求知若渴

1953年,前苏联专家指导校内管理和教学工作,我曾被学校派到北京工业学院俄语专修科学习,结束学习后,回校担任了俄语的教学工作。当时学校是按照前苏联的教学程序进行,每学期上课前,要按照教学大纲制订本学期授课计划,每次课前要集体备课,共同商讨本次课程的目的、要点、重点、难点等,分几个步骤再写出课时授课计划。例如:设计课堂提问、复习旧课导入新课、书写板书的先后顺序、布置作业等等,每个环节都要设计好时间。到了晚自习我们都到教室还要给学生辅导答疑。学校对教学工作抓得很紧,教师严己律人,学术氛围浓厚,师生关系特别融洽。

由于在校学生来自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岗位,许多学生的家庭经济都比较困难,他们都特别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,自觉与努力是有目共睹的,尤其是学风严格又自觉。当时考试一般分笔试和口试,在进行笔试时,教师将考卷发给学生后,待大家看清楚题后,没有疑问了,监考教师可不在考场里监考,当时的学生都很自觉,几乎没有作弊的情况,而且不及格的比率很低。对比近几年媒体广为宣传的大学校园里出现“无人监考”的诚信考试现象,国立高工的学生早就做到了。

国立高工培养学生的目标是“艰苦、求实、团结、奋发”,广大学生在毕业后,服从组织分配,那里需要打起背包就出发,走上全国各地的建设岗位,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,很多毕业生都担任了领导工作。学生们在校学习期间,不仅系统地学习了专业知识,师生间还建立了深厚的友情。60年过去了,许多学生还念念不忘在校学习时的老师,有机会就去看望或打电话送上问候。我是随着国立高工的发展、变迁一路走过来的,也从事了一辈子的教育工作,当国立高工50级铸402班的马福生同学每次来京都不忘看望我时,总会勾起我对当年在国立高工工作生活的美好回忆,也促成我在古稀之年再次拿起笔,勾勒出我记忆中的、不完整的、碎片式的印记,也是我对曾在国立高工学习、工作、生活过的同事、同学们的一次遐想,一声问候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年春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